[大學美女和大學生]文史|今天我們一起來看看近代中國的大學和大學生的故事

曾國藩與中國教育現代化壹捌陸8年6月1日到伍日,時任兩江總督的曾國藩在江蘇巡撫丁日昌的陪同下,到上海檢閱了江南制造總局輪船洋炮等制造工程。當時陪同視察的容闳向曾國藩建議,附設一所“兵工學校”,招收中國學生肄業,學習機器工程理論,自行培育工程師,不必再假手外人,“文正極贊許,不久遂得實行”。容闳後來回憶說:“于江南制造局内附設兵工學校,向所懷

曾國藩與中國教育現代化

壹捌陸8年6月1日到伍日,時任兩江總督的曾國藩在江蘇巡撫丁日昌的陪同下,到上海檢閱了江南制造總局輪船洋炮等制造工程。當時陪同視察的容闳向曾國藩建議,附設一所“兵工學校”,招收中國學生肄業,學習機器工程理論,自行培育工程師,不必再假手外人,“文正極贊許,不久遂得實行”。容闳後來回憶說:“于江南制造局内附設兵工學校,向所懷教育計劃,可謂小試其鋒。”(容闳:《西學東漸記》),這所“兵工學校”,開了中國近代職業教育的先河。在興辦洋務的過程中,西方人士制造機器,根據數字推算,以圖紙為根據。然而,由于中西方語言不通,盡管中國人士每天都與機器打交道,但并不懂得制造機器的原理。因此,曾國藩認為,“翻譯一事,系制造根本”。186柒年,他在江南制造局内特設“翻譯館”。主要譯員有英國傳教士偉烈亞力、美國浸禮會傳教士醫師瑪高溫、英國人傅蘭雅,以及中國知識分子徐壽、華蘅芳、徐建寅等。同治末年,江南制造總局譯書館已翻譯書籍數十種。至光緒末,多達170餘種,翻譯的範圍涉及算術、聲學、光學、化學、電學、天文、地理、曆史、政治、兵學、船政、工程、農學、礦學、商學、醫學、格緻等各個領域,這大大開闊了人們的視野。江南制造總局譯書館成為清政府創辦時間最久、出書最多、影響最大的翻譯中心。曾國藩經營的江南制造總局,不僅成為中國近代的工業基地,而且也成了近代科學技術傳播中心。這對推動近代科學技術的發展、西學東漸、中西文化的交流等,都具有特殊的意義。

楊昌濟自編西洋倫理教材

1玖18年6月,楊昌濟應蔡元培先生邀請,任北京大學倫理學教授。在此之前,他就積極投身教育,其教育觀點“以直接感化青年為己任,意在多布種子,俟其發生”,在這個思想的主導下,他除了引導學生研究哲學,樹立向上的人生觀,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改良社會、改良人心風俗之外,還與大家一起讨論“如何使個人及全人類的生活向上”等問題,并促使中國出名的革命團體新民學會的成立。

1918年下半年至1919年上半年,他負責講授兩門學科,一門是必修課“倫理學”,一門是選修課“倫理學史”。楊昌濟講授倫理學所用的教材是德國人利勃斯寫的《倫理學之根本問題》;倫理學史則主要是用日本東京高等師範學校教授吉田靜緻的《西洋倫理學史講義》。這些書在近代中國扮演者文化傳播的角色,深深影響了當時的青年人。楊昌濟在進行《西洋倫理學史》翻譯時,毛澤東便把它工整地抄錄下來,足足抄了7本。

鮮為人知的西北聯大遷徙

抗戰爆發後,北平大學、國立北平師範大學、國立北洋工學院三所院校遷至西安,組成西安臨時大學。後遷往漢中,不久改名為國立西北聯合大學。這時全校共設6院貳叁個系,千餘名師生開始了在漢中的生活。盡管僅僅“聯合”了短短一年時間,西北聯大卻在漢中的大山中,孕育衍生出西北地區高等教育的基礎——如今中國西北不少有名的高等學府,都與這所短暫的大學血脈相連。隻是,鮮有人知道它的存在,以及曾經的輝煌。1937年9月10日,國民政府發布教育部令,以北平大學、國立北平師範大學、國立北洋工學院校為基幹,設立西安臨時大學,于1937年11月1日開學。次年3月,陝西門戶潼關告急,剛剛落腳的西安臨時大學不得不内遷漢中。西安距離漢中,直線距離隻有數百公裡,可中間橫亘着一條巨大的蒼茫山系——秦嶺山脈。“蜀道難,難于上青天!”此時,連接中原與四川地區的川陝公路仍在修建,絕少交通工具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學校不得不選擇步行前往。據資料統計,1937年底,西安臨時大學共有學生1肆72人,教職工316人。内遷漢中時,除去個别離校人員,以及很少教授級家眷花巨資租車前往外,絕大多數學生參加學校整體行動。當時,為保證全校千餘名師生的安全,校方制定了較為嚴格的行軍辦法,将全校師生編成一個大隊,其中含有三個中隊,若幹區隊、分隊,行軍時以中隊為單位,這樣算下來,每個中隊近600人。其他有運輸組、設備組、醫務組等多個組織。對于一支行進在崇山峻嶺間的大隊伍,吃飯是個大問題。

據西北聯大校刊記載,為解決上千人的吃飯問題,學校決定:行軍時早晨吃粥,中午因在途中,食用自帶的鍋盔就鹹菜。晚飯為米飯配湯菜。鍋盔雖然是最适合攜帶而不易腐壞的食物,但搜集困難,運輸笨重。臨近出發,一時還購不到如此大量的鍋盔。直到向火車站進發時,各個制賣鍋盔的小販,才分頭送到。據當時過秤者記述,此次稱得鍋盔317袋,共4300餘公斤。除去鍋盔,鹹菜也不是個小數目,計算下來,全校需1500公斤,西安的各大醬菜園,沒有準備。學校隻好再派人多次購買。

民國教師的工資及其待遇

中華民國成立後,孫中山立即強調在中國實行免費義務教育。1912年,中華民國教育部明确規定:“初小、師範、高等師範免收學費。”免費上師範就成了當時很多家境貧窮的學生接受教育的唯一途徑,毛澤東就是在湖南師範學校畢業的。1927年公布的《大學教員資格條例》規定,大學教員的月薪,教授為600元-400元,副教授400元-260元,講師260元-160元,助教160元-100元。教授最高月薪600元,與國民政府部長基本持平。在20世紀30年代初,大中小學教師的平均月薪分别為220元、120元、30元;而同期上海一般工人的月薪約為15元。20世紀40年代的《教育憲法》規定:“國家應保障教育、科學、藝術工作者之生活,并依國民經濟之進展,随時提高其待遇。”資料顯示,當時普通警察一個月2塊銀洋,縣長一個月20塊銀洋,而國小老師一個月可以拿到40塊銀洋,民國時期小學教師的地位和待遇要遠遠超過縣長。

西南聯大的三次從軍熱潮

在昆明西南聯大昔日的校園裡,矗立着一塊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紀念碑,碑的一面刻着西南聯大抗戰以來832名從軍學生的名字,許淵沖是其中一個。今年94歲的北京大學教授許淵沖是西南聯大1938級外文系的學生。1941年,他響應号召參軍,到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(即“飛虎隊”)擔任英文翻譯。他翻譯的一份日軍情報,曾幫助飛虎隊積極應對前來轟炸昆明的日軍飛機。“我親眼看見過在滇池上空的空戰……一架打下來,後面冒出黑煙,掉在滇池裡。”說起70多年前的一幕幕,許淵沖有些激動。

許淵沖

西南聯大在雲南的8年裡,曾掀起過三次從軍熱潮:第一次是在抗戰初期,一些同學投筆從戎;第二次是1942年太平洋戰争爆發前後,為協助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,部分外文系同學參加征調,擔任英文翻譯;第三次是為了配合中國遠征軍第二次入緬作戰,不少學生投軍。在中國遠征軍第一次入緬作戰中,後來被推舉為現代詩歌第一人的穆旦值得一提。那時,穆旦已是西南聯大的留校教師,卻主動報名參加了遠征軍,在杜聿明的第5軍軍部供職。他後來參加了遠征軍兵敗緬甸後的野人山大撤退,九死一生。70多年過去了,德高望重的教師與莘莘學子投筆從戎的故事,在中國抗戰史上留下了絢麗的篇章。據不完全統計,紀念碑上的832人中有14人為國捐軀。而根據國立西南聯大校史,加上長沙臨時大學時期參加抗戰工作離校的近300名學生,整個西南聯大先後有1100多人參軍。而西南聯大在雲南的8年多,累計的學生人數也不過8000人,這意味着每100人中有14人投筆從戎。

掃描二維碼獲取更多内容

相關推薦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